突然很想跟跟风(居然有脸

之后应该会把一些只传在空间里的小雪兔沙雕跟渣渣慢慢丢上来

果然还是不能不写雪兔

你们就老老实实承认你们加了大麻好吗(

Mer de Glace


*给20岁的我自己,也给大家,中秋节快乐

*雪兔组,cp无差,只是散记一般,没有文笔……

*全文皆来自个人经验。

*此号近期最后更新

  
  
  
  基尔伯特拉上防风衣的拉链,随即踏出简陋的木屋。寒凉的雨水没一会儿便浸圌湿了他的发间。他走到观景台边缘深深吸气,冰冷空气带着水气涌圌入气管,却使得喉头一阵发干。

  
  这里是海拔1913公尺,三道冰河交会处,即便夏季也离不开雨雪雾的白朗峰山区。

  
  他不顾可能沾湿防风衣,身子压上湿答答的栏杆。陡峭高耸的灰褐色山壁深深凹陷,百公尺下是被巨力安静凿出刻纹的U型谷,底部整片铺上雪与白,顺着倾斜山势蜿蜒而下,冰石之间隐隐能看见一簇一簇的冰...

想了想,還是發個公告

沒有退圈,只是淡圈

應該短期內不發文了

淡圈多久我沒辦法回答,可能會回來,可能不會

不過我不會關帳,有什麼事情也可以私訊我

近期最後一篇雪兔文會在生日時更新

謝謝大家,緣見

© 没什么好留的 / Powered by LOFTER